最近就有一個真實的例子,我有幸幫助一位老人家往生,這老人家是新加坡的黃金宣老居士,我不知道在座有沒有認識他。黃金宣老居士,新加坡的一位就是護法大德,今年七十多歲。他一直就是協助師父老人家在新加坡的弘法事業,而且又捐錢給漢學院,馬來西亞的漢學院,他還是漢學院的董事之一。他有兩家酒店在新加坡,在澳洲也有酒店,好像在中國廣州也有一個酒店,好像叫富麗華還是什麼。他這個事業做得挺大,人很好,很孝順父母,敦倫盡分,家裡也都很和諧。

 

    晚年學佛聽師父老人家講經,也就一心求生淨土。但是因為在經營酒店當中也造了業,殺生業,他那酒店到現在還是,雖然他已經不管了,給了兒子了,但是他開創的。這個酒店它沒有素食,就是沒有專門的素食,它也有葷的,葷的就有殺生,那這個殺業就得算到他頭上。所以他晚年得了癌症,結果癌症這晚期三年都非常的受苦。到最後,他是三月二十九號往生的,就是上個月,二十九號,剛好一個月,今天是二十八號,對吧?上個月二十九號往生。三月二十三號的時候,師父老人家派我去看望他,他寫信給師父老人家說自己念佛念不下去,全身病痛,受煎熬,往生也沒有信心。師父就叫我過去安慰安慰他,因為我跟他很有緣,認識很多年了,他每次都見我都對我很呵護。他是七十多歲,長輩,我在他眼目中就像孩子一樣,特別呵護我。而且當時就談起將來往生的事情,我就曾經跟他講過,我說你往生的時候,我一定來給你助念。所以種了一個因,這真的就結這個果,說話咱們真是要注意。當然好話得說,希望都種好因,是吧?你這個壞話就不能說,說了它真實現。你看我們當時說了,都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實現,真的,到臨終時候我們就來了。

 

    來了之後,二十三號我去見他,他見到我之後,滿面愁容。他見到我就很高興,但是就第一句話就說自己全身很痛。真的,我是沒得過癌症不知道,得癌症的人肯定是很苦,這全身都痛,整天在那呻吟。旁邊雖然有個念佛機不管用,家裡人也沒有特別給他念佛,可能學得都不如他,所以更不懂怎麼助念。我來了之後,他就跟我講:「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往生了。」我這一看,信心沒有,沒有信心就不能往生。蕅益大師講:往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,你這沒有信心,你怎麼往生?所以我想的第一個事,就得要把他的信心鼓勵起來,還有願望,要讓他懇切,要他堅定不移,這才感得佛的加持。我就跟他講,我說,我握著他的手,我說:「黃老居士,師父老人家讓我來看望您。」他聽到就很高興,就問:「師父好嗎?」我說:「很好,師父非常關心您,讓我特別來告訴您,您一定能往生的。」他聽到之後,眼睛都亮了,信心一下子就增加了。他說:「我能往生嗎?」我就告訴他,我很肯定說:「你一定能。」我鼓勵他,我說:「你看你這一生,敦倫盡分,真是善男子。」他確實是非常好的一個人,過去他母親也是往生西方,他母親預知時至,走之前告訴大家,我要往生了,大家來送我,拿著念珠,就這麼阿彌陀佛、阿彌陀佛念走了。那個像掛在他的堂中,真是一位菩薩的像。所以你看,一個人家裡往生了,他子孫都享福。他這一生也是事業做得非常好,兒女也好幾個,好像是兩個兒子、一個女兒,兩個兒子還是三個兒子,我不太記得了,那個媳婦都非常孝順他,一家非常和樂。這是母親往生,這個功德很大,真是「一人成道,九祖生天」,家裡都得福蔭。我就跟他講:「你看你一生孝順父母、敦倫盡分,為人又正直,學了佛之後那麼樣護持佛法,你現在一心求願往生,那阿彌陀佛怎麼會不接你?你要相信阿彌陀佛一定來接引你。他發願,你只要求生淨土,他一定在你臨命終的時候來接你。不要有疑惑,不要懷疑,也不要擔心,你就老實念佛,等阿彌陀佛來接你。」我就問他:「你現在有沒有什麼放不下的?」就看他的願,如果真願意去的人,什麼都要放下。還有放不下的,得趕緊放下,要不然那個願不切。他的願倒是挺懇切的,他說:「我早就把遺囑都寫好了」

 

    因為他病了三年,這個癌症一診斷,已經是晚期,他就開始寫遺囑了,把那事情都全部交代給兒女了。確實我能夠體會到,他這些身後事也都料理得基本都完了,對於自己的家庭、兒女他都能放下,他唯一放不下的是自己的身體,他說:「我身體很痛,念不了佛。」我就知道,身體沒放下。當時我也知道,他的兒女也跟我講過,說他聽說劉素雲老師念阿彌陀佛,你看那個紅斑狼瘡晚期都念好了,他也想這樣。他也想這樣就是想求生的念頭,這求生的念頭還是放不下。人家劉素雲老師她沒有求生,她是求生西方,她不是求生存,人家不想留在世間,這種人反而很容易能夠病好。她只要跟這個世界眾生有緣,那阿彌陀佛會把她留下來,不是自己想留下來。那這位黃老居士他會錯意了,他以為我想留,那阿彌陀佛會讓我留。你想留就說明你不想走,你不想去西方,你跟劉素雲老師就不同了。劉素雲老師想去西方,她沒去成,現在就留下,那留下來都是有任務的。所以有病別想留,你想走,想走可能會留,你想留可能留不了,而且你去不了西方,那隨業流轉就可怕。

 

    所以印光大師提醒學人,要把一個「死」字掛在額頭上,「學道之人,念念不忘此字,則道業自成」。修學佛法,這是求往生,不要怕死。貪生怕死,你最後不得不死,你肯定要死的,是吧?我們學佛的人就是非常的開明的,能接受。你對世間人,特別是香港人對這個特別忌諱,你看那個電梯它都沒有那個四字樓,因為四字那個諧音是死字。我們有香港同修,他們知道,有三樓,要跳到五樓了,它沒有四樓,他就怕死。你看我們師父上人,在澳洲,他那個汽車,學院的汽車,他的車牌是什麼?四四四,三個四。他的電話,後面是七四四四,七也是在香港人認為是不詳的數字,他就要七後頭還有三個四。修道人就是不一樣,他不貪生不怕死,死對於一個修道人,那是一種解脫,幹嘛要怕死?

 

    所以我來日本之前,人家勸我,你小心點。我說:「不怕,我就想早點走,阿彌陀佛早點來接我不好嗎?」所以還要需要避難嗎?不用避。如果你命不該絕,你留下這個世間還有任務,阿彌陀佛會照顧你、會護念你,你自己不用操心。你自己要想留,想自己怎麼樣躲避,那阿彌陀佛就不管你了,你自己已經安排了,阿彌陀佛就不用安排了。你自己不安排,由阿彌陀佛來安排,那他老人家給你照顧得是非常周到,無微不至,是吧?你看,你用這種心態,一切就隨緣,去還是留,由阿彌陀佛來安排,多好!如果問自己,自己想去,不想留,劉素雲老師就是這樣成就的。那我見到這位黃老居士他想留,我就跟他講,我說:「人世間多苦,你看你這一生福報這麼大」,他福報真是很大「但是你還要受這個病苦,所以六道輪迴真是太苦了,趕緊要去西方。你現在身體痛,是因為你這個是五蘊色身,它就是要受這個煎熬。你到了西方極樂世界,就換成金剛不壞身了,哪有這些病苦?所以你要希望阿彌陀佛早點來接你,愈早去愈好。到了西方,你就是作阿惟越致菩薩了,你乘願再來,你要度眾生,你就自在了。」他聽了之後,他也點頭,說:「是,我也很想去西方」最後我就跟他講:「想去咱們一起念佛」他說:「好」。我就跟他一起念,拿著引磬在他旁邊念,帶著他念,這叫助念,助就是幫助,幫助他念佛。因為人在臨命終的時候,他這個心力就很微弱,一定要有人來幫助他,幫助他正念分明。那個時候他業障困身的時候,他自己都控制不了,最需要人幫忙,而你能夠助念,這功德無量。你想想,能幫一個人去西方,這個功德太大,他到西方那就是作佛去了,你成就一個人作佛,你看世間哪有一個事比這個功德還大?所以有助念的時候,你千萬別放過,我就特別喜歡給人助念,真的是這樣。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,你老是看到人家走,幫助人家走,到你走的時候你就很安然了,你看習慣了。 所以我就跟他念,他疼,疼的時候我就握著他的手,鼓勵他,我說:「你大聲念,愈疼愈要念,不要想著疼,想阿彌陀佛,你想阿彌陀佛,就不疼了。」這時候就得鼓勵他,說正面的話,千萬別說:「你這業障這麼重,你還不念佛?」不能說這種衰話,衰相、衰慘的這種太殘忍的話,這打擊他。你要說,你鼓勵:「你現在善根深厚,你功德很大,你現在念阿彌陀佛,肯定得佛加持。」你就得說這個正面的話,讓他聽了心生歡喜,士氣就鼓起來了。

 

    我握著他的手,就跟他念,念一下,捏他一下,結果他就跟我使勁念,真的念到最後他就把疼給忘了。其實疼就是你的妄念,你想著疼,你住著在身體上你就會疼,他睡著了,他就不疼了,為什麼?睡著了,那個念頭不在身體裡頭了,他就不疼了。你念佛的時候你把念頭住在佛號上,專注在佛號,你把疼也給忘了。所以他就這樣念念念,從早上九點我們一直念到下午兩點,我看他狀態真不錯。因為師父讓我來看他,第二天就得走,我下午臨走的時候我就握著他的手問他:「老居士,你現在有沒有信心往生?」他點頭說:「我現在很有信心!」你看,這信心就是你鼓勵他他就有了。我說:「你現在還有什麼牽掛了沒有?」他說:「沒有牽掛了,就希望阿彌陀佛早點來。」我一看,這狀態行了,上路了,我就跟他告別了。「往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」,這信心充足、願望懇切,就肯定往生了。我就跟他安慰,我說:「老人家你好好念,不要我走了你就不念了,你要好好念。」我當時正準備參加四月的清明法會,在香港舉行的,一萬二千人的法會,我說:「我那邊要忙,忙完之後我回來看望你,你好好念。」他點頭,「你放心」,還雙手合十,送我,我就走了。

 

    本來想著說法會完了之後去看他,結果他念佛念了四天,二十三號念到二十七號,他就跟家裡人講,說:「阿彌陀佛來跟我說,我還有兩天就要往生。」他說:「阿彌陀佛說還有兩天」,他豎起兩個指頭,怕那家人聽不清楚。他跟他的媳婦,跟那邊有一位小朱居士,就是跟他緣分很好的護持他的,還有一個他的小叔,就是屬於他的弟弟,就是他媳婦稱小叔,他弟弟、他的媳婦,還有另外一個小朱居士,三個人在旁邊照顧。

 

    他從下午到晚上跟這家裡人講了三次,說:「阿彌陀佛說兩天就來接引我。」這可不是假的,然後他就讓這家裡人趕緊把那個就是他最喜歡那個佛像立在他面前,那個佛像是每次師父上人到新加坡,他都把這佛像立在我們師父的那個客廳裡,給師父上人用的。他說:「那個佛像要把它拿來,現在我要用。」然後立在他的床前,很高一個佛像,站在地上,他就能夠坐起來看著佛像,心就很安了。念到真的第二天,就是他說兩天是頭尾兩天,我說錯了,應該是二十八號那天講,第二天二十九號的中午,他跟家裡人講:「你們趕緊給我換床單、擦身、換衣服,就是準備要見阿彌陀佛了。」當時家裡人好像,因為可能學佛不是那麼深,對這個不敏感,以為他只是講講開玩笑的話。好,反正你要淨身就給你淨身,大便都排乾淨,從頭擦身擦到腳,然後換了床單。好了,換完之後,反正佛號就一起給他念,大概換完床單以後沒多久,他念佛就走了,真的就是兩天。他走了八小時之內,我就趕到,我就很讚歎,他這個媳婦跟我一五一十把他這個狀況說了,我說:「你真是了不起」,真的沒白學佛一場,接觸到我們師父上人,接觸到淨土法門,這一生往生作佛去了。阿彌陀佛給他來報信,那肯定是真的,他等於是預知時至了,提前兩天,實際上是提前一天了,他兩天,頭一天,後一天,真正往生,這是絕對沒假的,他告訴你了。

 

    所以你看看,業障他是很重,念佛功夫很差,到臨終時候功夫根本提不起來,甚至心顛倒。顛倒就是他呻吟,他住在病苦當中,他不肯念佛,心顛倒。但是只要這時候有善知識提醒他,能夠把他的信願點燃,這個時候這種信願就感得阿彌陀佛加持,阿彌陀佛這個觸光安樂願加持他,他念阿彌陀佛,他能念,就得佛光注照,就消業障。他那時候念,是至誠的念,每一念都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。你看他往生西方,他臨終阿彌陀佛真的來接引,令他心不顛倒,他那個時候就是一心不亂。所以我回來把這個事情跟師父報告,旁邊有一位護法居士是胡居士,可能有些同修也認識她,護持師父多年了,胡居士聽了之後也很歡喜說:「他都行,那我更有信心了。」真的,要有信心,不能有疑慮,每個人都能做到,真的是這樣。就怕你沒遇到這個法門,只要你遇到了,你真把這個法門弄清楚了,就是你聞名了,你就一定得往生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小熊部落格

bear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